第1章 主角登场

“江陆海,我想好了,我明天一上班就先送董小宁一支玫瑰花,来表明我的心意,哎哎哎,我连台词都想好了,”陈超清清嗓子,语调放,语气温柔地开始模拟明天的情景表演:“我就说,我今天早上上班的时候路过花店,看到这支开的正艳的玫瑰,就想到了你,所以特意买来送你,怎么样,怎么样?”

江陆海:“还有就是,明天,后天,都比今天更你。”

Part3:

江陆海:“爱啊。”

陈超也愣住了,看着江陆海有些愤恨的表情,倒吸了一口冷气,往后出溜了一下。他从第一次见江陆海就怕他,那时候,他是宿舍里最小的,为了打好关系见了谁都主动叫哥,唯独在见到江陆海的时候没叫哥,因为江陆海老练成熟的表情震得他差点没条件反射叫爸,那时候,他站在江陆海面前头皮发麻,紧张的用手紧紧抓着衣角边,像个在外面犯了错回家面对着长的孩子,颤颤巍巍的打了一声招呼:“江同学,你好,呵呵,呵呵呵。”

江陆海听了董小宁的话惴惴不安的走回了办公室,他现在的状况确实是事发突然无计可施了,唯一可庆幸的事就是,董小宁是个聪明人,对他的心思早就一目了然,而且丝毫没有和他抢人的迹象。

江陆海:“当然会了。”

苏哲站起来走到江陆海身边,靠在办公桌上,低头打量着江陆海,换位思考后觉得这货爱上这么一货确实挺惨的,几乎所有熟人都看出来他喜欢他了,可当事人还天真的认为他们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这心理落差,价的岂止是一星半点啊,想到这,苏哲说话的语气不免充满了同情。

苏哲一看江陆海阴沉着一张脸,又翻看了下阴盛阳衰的简历,大致明白了原因,这个陈超还真把公司当他后宫了。苏哲不明深意的笑了笑,故意阴阳怪调,简明扼要的去戳江陆海心里的那点小心事:“再不追,可就真跑了啊。”

江陆海沉了沉气,努对董小宁露出了一个暧昧不已的笑容,肉麻兮兮地说道:“我今天早上上班的时候路过花店,看到这束勿忘我,就想到了你,所以特意买来送你。”

陈超:“都是将来的表达方式。”

‘哎哎哎?这是唱的哪出啊?’这下董小宁可看不懂了,眼前的花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犹豫了半天硬生生的问道:“江总,你确定这花是送我的?不是送小陈总的?”

董小宁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讪讪的笑了两声:“别闹了好吗,你对小陈总的那点心思,傻子才看不出来呢。”江陆海闻言把花收回来,站直了身子,恢复了以往的神态,心情有些复杂:“那你觉得你们小陈总像个傻子吗?”

江陆海接过来瞧了一眼照片上人,又拿过陈超桌上的其他简历,翻了翻,眉头一皱:“怎么一个男的都没有?”

“江陆海,你怎么还不回来啊,我什么时候才能喝上我的冰咖啡啊。”

江陆海听后转头瞪着苏哲,看苏哲满脸也是无可奈何的表情只能心烦气躁的走出了苏哲的办公室。

陈超:“还有什么?”

Part2:

江陆海:“还有呢?”

江陆海把车窗玻璃降下来看着花店口摆放的花,想起昨天陈超的话,一挑眉下了车进了花店,随便看了看,最后指着一捧小紫花对店家说:“这种帮我札一束。”“好的先生。”

正午十分,坐落于CBD中寰大厦一楼咖啡厅外的遮阳伞影子,缩到了最短,热辣沉闷的天气伴随着喋喋不休的鸣,连伞下的桌椅都泛着无精打采的气息。

“先生,这花叫勿忘我。”

苏哲看着江陆海眉头加深,没好意思把内心那个‘你不就喜欢那个瘦皮鸡吗’的真实想法说出来,转而用了激将法:“我看未必,这女生资料显示,个头也不高,萌妹子类型,和陈超站一块没准正合适呢。”

陈超本来还想说这两者不能相提并论,不过看着江陆海的眼神,马上就露怯了:“你重要你重要。”

陈超:“江陆海,我可爱吗?”

江陆海走到董小宁的办公桌前,把花伸到她的眼前,董小宁顺着花抬头看到是江陆海,马上面露惊喜,内心的激动毫不隐藏的全都暴露在了脸上,要知道她观察他和小陈总已经很久了,久到连他们中间的那层窗户纸都要看穿了……怎能,不激动。

从那以后,陈超一直对江陆海心有余悸,即使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他发现舍友中江陆海对他最好,他也理所当然的把那份关怀当成是一种父亲对儿子的慈爱,而那种慈爱总是伴随着几分敬畏的,后来便形成了江陆海说什么他听什么的局面。

店家把花包装好放到江陆海手上,江陆海付了款临走之前问了一句:“这花叫什么名字?”

第二天,江陆海从自己公寓里走出来,抬头看着初升的太阳,抬起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心里郁闷到‘怎么一大早就这么燥热!’眉头微皱,神情不悦地叹了口气往自己车走。

江陆海听了这句话心里稍微的舒服了一点,但一想到陈超这愣头青,一阵子上来就是闷着头往前冲的性格,真怕他还没想出对策来,这愣头青就率先出手了。

陈超的内心OS:‘已乐翻……’

江陆海知道陈超一般都是卡点上班,但到了公司,江陆海还是先特意问了一下前台:“小陈总到了吗?”前台小姐站起来礼貌的笑了笑:“江总,小陈总还没到。”江陆海点头示意了一下,一手拿着花,一手整理着自己的领带进了公司。

江陆海:“那就都办。”

“在你眼里,我和她谁重要?”

江陆海点点头,拿着花走出店门,回到车上开车去了公司。

陈超:“那会爱我一辈子吗?”

陈超狗腿地拿着董小宁的简历凑到他身边,摆出一副选妃的神情:“江陆海,你看这个叫董小宁的怎么样,我在电脑上算过了,说我们两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奈何他喜欢上的人,就是一个脑子一根筋的半吊子,除了电脑,对其他事物永远迟钝到西天边,要想让他自己察觉到这份感情,只怕得拐上九九八十一个弯。

他对这次应聘人员的质量感到相当满意,因为,这里面可以说各个都是他的菜。他从中挑出一张简历,看着上面的两寸照片,回想到这个叫董小宁的女生面试时表现出来的娇小可爱,心脏就‘砰砰砰’的加速跳动。

中寰大厦16楼经理办公室,空调温度18℃,微凉的清风把办公室循的凉嗖嗖的,翘着二郎腿坐在办公桌前的人,上身,着白色短袖,下身,配着浅蓝色仔裤以及白色的板鞋,一只手翻着文件,另一只手悠哉的在桌上‘弹着钢琴’。

“你还不了解他吗,他什么事不是三分钟热度,今天相中这个,说不准明天又看上那个了,再说,谁家姑娘能相中他这个瘦皮鸡……”江陆海说这话也不知道是在贬低陈超还是在安慰自己,不过江陆海的比喻也没错,别看陈超叫陈超,可偏偏是属于那种无论怎么练都长不出肌肉的男生,个头小,骨架也小,175的身高,130的体重,说有肉吗?有点,多吗?不多……

‘完了,这下可算撞口上了。’董小宁眼珠一转连忙摆了摆手开始打哈哈:“不不,我不,不是这个意思。”江陆海没生气,自顾自的继续刚才那个话题:“他不是像,他就是个傻子。”

江陆海:“可爱。”

苏哲冲江陆海翻了个白眼,语气很是看热闹不嫌事多:“忍不了吧,憋不住了吧,你说的这一点还真不行,陈超早就跟我打过招呼了,”苏哲故意加重了后面的话:“让我一定得给他招进来。”

江陆海:“超子,你知道明天和后天有什么相同之处吗?”

江陆海听了苏哲的话,不耐烦的翻着面前的简历撒气,可好巧不巧的一翻就把董小宁的简历翻了出来,江陆海看着照片上微笑着的女生,语气充满了醋意,咬牙切齿道:“天造地设!老天怎么就给你造了这么个傻缺脑袋呢。”

陈超:“我选你。”

“你从两年前就开始喜欢陈超了吧,我给你分析一下情况哈,在此之前你们是在校学生,以陈超的条件吧,确实不好找女朋友,所以你没啥危机感可有的,可现在毕业了就不一样了啊,在别人眼里他可就变成优质黄金男了,你看哈,大学期间就开始创业,一毕业就成为中小型公司创办人之一,这在社会上叫什么,潜力股啊,有的是小姑娘往身上贴。”

几天后,董小宁以及各位佳丽就进了公司。

Part1:

陈超最近人逢喜事精神爽,吃着饭嘴也住不下:“江陆海,你说董小宁那两眼怎么那么大呢,跟两铜铃似得,眨巴眨巴的咋就那么好看呢?”

江陆海看他理所当然的那个样,懒得跟他多纠缠,连同自己桌上的那叠简历一起拿起来去了苏哲的办公室。

驾驶座上的人听后,嘴角露出一个不易察觉地弧度,用自己骨节分明的手拿起副驾驶座上的墨镜戴在眼睛上,下车走进了咖啡厅。

几分钟后,一辆车停在了咖啡厅的门口,驾驶的人刚把车停好,副驾驶座上的手机便发出了微提示的声音,那人随手打开手机的微信界面,里面传出一个有几分埋怨的声音。

陈超内心OS:‘没谁了……’

‘还能……这么玩?’董小宁听后嘴角抽动了两下,干笑着缓和尴尬的氛围,试探性的说到:“江总,其实,想让小陈总开窍也不是没有办法,要不我帮帮你?”

“帮我?怎么帮?”

如果说江陆海和陈超同时站在一个女生对面,那这个女生毫无疑问会选择他的这点自信,江陆海还是有的。

陈超:“那我也爱你一辈子吧。”

上班路上,江陆海无意间看到沿街的一家花店,忽然计上心头,把开出了百十来的车,又倒了回去,稳稳当当地停在花店门口。

江陆海苦大仇深的坐在沙发上不知该作何回答,他做事一向深思熟虑,早就把表白这件事的利弊在自己心里分析了八百遍,所以每当一燃起想挑明的小苗,最后都会被自己头头是道的大道理给掐灭了。

苏哲听了不厚道的笑出了声,瞄了一眼照片上的女生,继续苦口婆心的说教:“而且,陈超现在,不缺工作,也不缺钱,物质方面完全不用担忧,可不就差找个媳妇领回家了吗?这就有中意的了,你再不行动,人婚可都结了哈。”

“送他?为什么是送他?”

江陆海:“超子,国外领证和国内办仪式选一个。”

董小宁用手架着下巴,如有深思的点了两下头,魅的一笑:“您回办公室候着吧,剩下的尽管交给我就是了。”

陈超的内心OS:‘超开心……’

第一章主角登场

帝都八月份,正值骄阳似火的季节,路边的枝繁叶茂的样槐树遮出一片荫凉,猛的一抬头看,在阳光透射下的树叶绿的有些耀眼。

正当他色眯眯的打量着眼前这张简历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开了,江陆海走进来把冰咖啡放到他面前,转身坐在他对面的办公桌前的办公椅上,发现刚刚还跟自己嚷嚷着要冰咖啡的人,现在竟然对自己的回归一点反应都没有,江陆海为此感到十分的不满:“超子,你看什么看的这么专注呢!”

江陆海听到苏哲这么说整个人都不好了,条件反射的怒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绝对不能招进来。”

陈超:“那你爱我吗?”

江陆海听了陈超的话没有了胃口,他之所以按耐了两年按兵不动,是怕跟他挑明关系后,如果陈超不喜欢自己,以陈超的性格,他俩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了,所以想摸清楚陈超对自己的感情后再行动,忍了两年可不是为了听他在这跟自己讨论,那个那个女生适合做他女朋友的。

江陆海看陈超不说话,有点烦,虽然自己挺后悔问这句话的,但这个问题这么难回答吗,董小宁才出现几天啊,就已经威胁到他的位置了,江陆海用筷子敲了敲陈超的餐盘,眼神里透出了极度不满挑着眉再次问道:“谁重要?”

预热小剧场:

陈超理直气壮的反驳到:“我招聘就是为了找女朋友的,我招男的干嘛啊,又不能谈恋爱,又不能结婚。”

江陆海看着陈超整天对着董小宁眉来眼去恨不得把陈超那两个眼珠子挖出来。这天江陆海实在忍不了,撸着陈超脖子就去了餐厅,连让他们俩打照面的机会都没给。

一问出这句话,连江陆海自己都吓了一跳,他刚才是冲动了,不,该说从董小宁进公司那一刻他就变得很咆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江陆海刚刚有所缓解的心情再次重新跌到了低谷,情绪波动的跟坐过山车似得,他没想到陈超这么快就打算行动了,这饭算是吃不安生了,看着陈超情绪高昂的样子,江陆海却只想把餐盘扣在他的脸上:“不怎么样,恶心的我都吃不下去了,你自己吃吧。”说完,江陆海连餐盘都没收拾,就把一脸无辜地陈超一个人扔在了餐厅。

加载中…